講中國歷史,看歷史知識,盡在講歷史網

?李左車:韓信唯一佩服的人 獻策韓信 不費一兵一卒拿下燕齊之地 后世人奉為雹神

來源:講歷史2019-10-22 14:19:47責編:桂婷人氣:
字號:小號|大號
【內容導讀】李左車是秦漢交際間的謀士。秦末,六國并起,李左車輔佐趙王歇,為趙國立下了赫赫戰功,被封為廣武君。趙亡以后,韓信曾向他求計,李左車提出:“百戰奇勝”的良策,才使韓…

李左車是秦漢交際間的謀士。秦末,六國并起,李左車輔佐趙王歇,為趙國立下了赫赫戰功,被封為廣武君。趙亡以后,韓信曾向他求計,李左車提出:“百戰奇勝”的良策,才使韓信收復燕、齊之地。李左車給后世留下了“智者千慮,必有一失;愚者千慮,必有一得”之名言

下載 (1)_副本.jpg

井陘背水一戰,韓信率領一萬余漢軍大破二十萬趙軍,勝利之后,韓信卻沒有馬上開始歡慶,而是先下了一道命令,搜捕趙軍參謀長李左車,而且只要活的不要死的,拿來活的賞千金,拿來死的拉出去砍了!大家伙一聽,原來老李這么值錢哪,趕緊去找!結果沒等大搜捕開始,李左車就被他自己的屬下給押來了,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,千金誘惑之下,忠誠一文不值。韓信一見老李來了,大喜,趕緊下席親自為他松綁,賠禮道歉,恭請上座,自屈下位,以師禮事之。

李左車卻搞不懂了,他本以為韓信縱不殺他,也會將他羞辱一番,卻怎么搞得跟弟子見師傅般,這到底是演的哪一出啊?難道是韓信跟劉邦待久了,也沾染上了作秀的壞毛病?別說李左車糊涂,漢軍諸將也都糊涂了,韓信此人向來恃才傲物,目空一切,啥時候變得如此溫良恭儉讓了,而且還是對一個敗軍之將溫良恭儉讓,這不是犯賤么?

韓信當然不是在犯賤,他之所以這么做,還是打心底里欣賞李左車啊,當初若趙軍統帥陳馀接受了李左車的建言,堅守不出而斷漢軍后路,恐怕漢軍滅趙還要大費周折。所以,李左車是目前為止韓信碰到的,唯一水平跟他差不多的智將,這可太難得了!

別看韓信風光無限,他的內心其實是很孤獨。這不是普通的孤獨,而是一種“卓立于世,顧影自憐”的孤獨,一種“飲酣視八極,俗物多茫茫”的孤獨,更是一種“欲將心事付瑤琴,知音少,弦斷有誰聽”的刻骨孤獨!!

下載_副本.jpg

打仗打到韓信這個境界,已經基本碰不到用兵智慧跟他同等級的人了,他的孤獨可想而知。普通的孤獨可以用友情親情愛情來充實,但是韓信的這種孤獨只能由“同類”來拯救。項羽是他的敵人,而且用兵方法跟他截然不同,當然不是他的同類。鐘離昧是他的摯友,但不是他的同類,事實上,鐘離昧與項羽是同類。漢王是他的領導,更加不是他的同類。夏侯嬰與蕭何是他的知己,同樣不是他的同類。曹參灌嬰周勃樊噲等人更別說了,他們與韓信水平相差太遠。

李左車,只有李左車,勉強可以算是他的同類,他怎能不惺惺惜之。有一句話說“文人相輕”,還有一句話說“同性相斥,異性相吸”。但這兩句話在韓信身上都不適用,他是“異類相斥,同類相惜”來的。韓信自有他做人的原則。這個原則就是:帥為諸將者信,將為士卒者親;士,則為摯友者歡,為知己者死,為君王者用,更為同類者惜。韓信一生都秉持著這六個原則做人,除非對方不接受他的付出。

而難得碰上兵家同類,韓信是不會放過交流的機會的,因為交流能激蕩才華,交流能使人進步。于是韓信不恥下問于李左車曰:“仆欲北向攻燕,東向伐齊,如何可收全功?”李左車長年鎮守趙國北地,對燕齊二國的局勢與情報比韓信要清楚的多,他的意見非常重要,韓信當然很想聽聽,多聽多問,可以決疑,只有好處,沒有壞處。另外,韓信也想讓天下人看看,并不只有漢王懂得虛心求教,他也懂,他也是懂得折節下士的。

李左車見漢軍的最高統帥竟對他自謙為“仆”,不由一愣,忙不迭的辭謝:“臣聞‘敗軍之將不可以言勇,亡國之大夫不可以圖存。’今臣敗亡之虜,何足議大事乎?”韓信見李左車心有疑慮,不肯與他交流,于是繼續放低姿態,誠心誠意請教:“仆聞之,百里奚居虞而虞亡,之秦而秦霸,非愚于虞,而智于秦也,但用與不用,聽與不聽耳。向使成安君陳馀聽足下之計,仆亦遭擒矣。惟不聽足下之計,是信得以取趙也。”

說著,韓信避席而起,恭恭敬敬的再拜道:“今仆委心求教,愿足下勿辭。”韓信一番話,又是夸李左車為百里奚,又是說自己勝的僥幸,這實在讓李左車太有面子了。人非草木,孰能無情,李左車本已輸得心服口服,韓信卻如此待他,這讓他既是羞愧又是感激,當下不由眼淚嘩嘩地。——好,你給我面子,我就給你面子,從今以后,我李左車就是你韓信的人了!不是漢軍的人,只是你韓信的人。

u=3586850176,1867752364&fm=26&gp=0_副本.jpg

于是李左車想了想,便道:“臣聞‘智者千慮,必有一失,愚者千慮,必有一得,狂夫之言,圣人擇焉’。左車之策未必適用,愿效愚誠,為將軍言之……”韓信大喜:“請言請言,速速言!”李左車道:“夫成安君有百戰百勝之計,一旦而失之,則軍敗身死。今將軍涉西河,虜魏王,擒夏說,東下井陘,半日破趙二十萬眾,誅成安君。名聞海內,威震天下。農夫莫不輟耕釋耒,俯首聽命,此將軍之所長也。然……”

“然何?足下別說話說一半啊,有啥說啥無須顧忌。”“恕臣直言。漢軍雖屢勝,然迭經戰陣,師勞卒疲,不堪再用,今將軍欲舉疲敝之兵,頓之燕堅城之下,則欲戰恐不得,欲攻恐不克,相持日久,必定勢屈糧盡、進退維谷……”分析的好,繼續說,繼續說!“而弱燕若不服,則齊必據境以自強也。燕齊相持而不下,則劉項勝負終難定也。此即將軍之短也。”

韓信聽得連連點頭:這可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啊,我漢軍自八月至十月,一口氣連滅了魏代趙三個國家,我胃口再好,也得消化不良,這種時候再去吞燕伐齊,那還不得撐死?李左車繼續說道:“臣又聞‘善用兵者,不以短擊長,而以長擊短也。’故今將軍若以兵擊燕,恐難取勝也。”韓信聽的起勁,連忙接問道:“足下所言甚是,然則以君之言,該用何策為好?”

李左車道:“方今為將軍計,莫如暫且休兵,安定趙地,撫恤孤寡,百里以內,必有牛酒來獻,盡可宰饗將士,以勵軍心。”“而后,將軍可引兵陳北境以示威于燕,使彼終日恐怖,繼遣一舌辯之士,奉尺幅之書,大張聲勢,陳說利害,彰將軍之所長,燕必不敢不從。”“燕已從,將軍則可使宣使者東告于齊,齊必從風而服,雖有智士,亦無力回天矣。”韓信跳了起來,拊掌大笑道:“善!善!謹如先生之言,所謂先聲奪人而不戰屈人之兵,觥籌交錯間而收折沖千里之功也。”

韓信沒法不高興,他很久沒有碰到過如此稱心如意的人了,李左車說的每一句話,都與他不謀而合,這種暢快的滋味,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。李左車也甚感欣慰,這下終于有人肯用他計策了,從前那個陳馀,怎么說怎么不聽,犟驢一般,要多討厭有多討厭!還有,漢軍若真與燕齊大戰一場,苦的還是自己趙國的百姓,如今他一計保全了燕趙無數軍民的生命,這也算是功德一件!

李左車乃《淮陰侯列傳》中明文出現的歷史人物,但吊詭的是,從這以后,李左車就在史書中人間蒸發了,他若成為韓信的重要謀士,必還要經歷很多大事,不可能一點痕跡不留。于是有人猜測他歸隱了,有人猜測他因涉關機密整個資料被抹掉了,還有人猜測他根本就是司馬遷編造出來的人物。總之,李左車后來的人生歸途在何處,無信史可查。

然而,在李左車死后,他卻在民間長久的活了下來。在今山東省無棣縣車鎮街村北一里處,有一座“李左車墓”,當地百姓也稱之為“保全廟”。逢年過節,附近百姓會前來上香磕頭,企求保全,歲歲平安。無棣李左車墓并不是這位歷史神秘人唯一的墓地,事實上,在河南、河北、山東等地,李左車目前已知的比較可信的墓所說法有5處之多,雖然其中一些墓地已被證實與李左車無關,但就如同他本人的故事一樣,其墓所仍舊疑云重重。

timg_副本.jpg

李左車不但死處神秘,其生處同樣神秘。按道理,史書明載李左車是戰國名將李牧的孫子,那么他應該與李牧一樣,也是趙國柏仁人。可石家莊一帶卻說李左車是他們那兒人。《行唐縣志》載“李左車,行唐人,初在趙,王歇封廣武君……”而《元氏縣志.同治志》人物志有李左車名錄。并有“李左車考并元氏李氏東西二祖”之記載。

河北也就罷了,山東也來搶。在今山東省的安丘市西南山區,有一個雹泉村,居然說李左車是他們那兒人,并且還建了一座雹泉廟,奉李左車為“雹泉爺爺”,行雨、雹之司。山東人蒲松齡在《聊齋志異》里還說李左車曾降冰雹于溝渠而不傷莊稼,可是個大大的好神。

另有民間相傳,李左車在劉邦稱帝后辭官隱居在了滄浪淵。他隱居此地時,周濟百姓,恩惠窮人,死后被當地百姓奉為雹神,并尊稱其為“滄老爺”,建廟祭祀,每逢天旱,燒香求雨十分靈驗。時至今日,每年農歷三月初三這一天,仍是滄浪淵廟會,方圓百里的群眾慕名而至,焚香祈禱,期盼人壽年豐。看來,李左車真可謂楚漢年間第一神秘人物了,沒辦法,在沒有發現新的史料之前,一切只能存疑了。

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

11选五开奖云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