講中國歷史,看歷史知識,盡在講歷史網

?司馬孚:大魏最后的忠臣 曾侍奉曹家四代六帝 至死都自稱魏朝忠臣 司馬孚是真忠臣還是偽君子?

來源:講歷史2019-10-22 11:56:26責編:桂婷人氣:
字號:小號|大號
【內容導讀】司馬孚是三國曹魏至西晉初年重臣,自曹操時代起,司馬孚就任文學掾,而后歷仕魏國五代皇帝。“高平陵之變”時,司馬孚協助司馬懿控制京師,誅殺曹爽一黨。后又督軍成功防御…

司馬孚是三國曹魏至西晉初年重臣,自曹操時代起,司馬孚就任文學掾,而后歷仕魏國五代皇帝。“高平陵之變”時,司馬孚協助司馬懿控制京師,誅殺曹爽一黨。后又督軍成功防御吳、蜀的進攻,為司馬氏政權的穩固多有功勞。西晉代魏后,晉武帝司馬炎對他十分尊寵,但他并不以此為榮,至死仍以魏臣自稱。

u=2440250036,1277309500&fm=11&gp=0.png

司馬孚,是魏晉時期一個身份特殊,但又比較低調的人物。他是晉宣王司馬懿的弟弟,晉景王司馬師和晉文王司馬昭的叔叔,晉武帝司馬炎的叔爺。在聲名狼藉的司馬家族,司馬孚出淤泥而不染,被譽為司馬家族唯一有良知的人。當然也有人罵他是影帝。這個司馬家族活得最久的人,經歷了怎樣的人生?

司馬孚和司馬懿一樣,早年默默無聞,不像諸葛亮那樣,早早就名聲在外。司馬孚年輕時,擔任過陳思王曹植的文學侍從,不過他看出曹植不是個靠譜的人,于是轉投世子曹丕門下。曹丕對司馬孚頗為欣賞,兩個人關系也很親近。公元220年正月,魏王曹操崩殂,曹丕哭哭啼啼不知所措,司馬孚勸曹丕別哭了,趕緊繼承魏王爵位,以繼任魏王的身份,穩定魏國政局。曹丕繼魏王位后,司馬孚協助曹丕處理政務,頗得曹丕贊賞。

公元220年十二月,曹丕在群臣的擁立下,逼迫漢獻帝退位,代漢自立,定國號為魏。早已分崩離析、名存實亡的東漢,徹底滅亡。曹丕繼位之后,司馬孚先后出任中書郎、黃門侍郎、騎都尉等職。雖然都是些顧問、秘書、參謀之類的官職,但畢竟是皇帝的近臣,近水樓臺先得月。后來,司馬孚到地方任職,擔任河內典農,之后轉任清河太守。曹丕時代的司馬孚,沒什么大作為,也沒有嶄露頭角。總體來說,曹丕對司馬孚還是很不錯的。

u=4152955734,3637142588&fm=11&gp=0_副本.jpg

曹丕駕崩后,魏明帝曹睿繼位。司馬孚出任度支尚書,管理國家財政,大概相當于今天的財政部長。司馬孚在財政部長的任上,干得還不錯。司馬孚還曾兩次帶兵作戰,在邊境上擊退了吳、蜀的進攻。曹睿也比較看重司馬孚。曹睿時代的司馬孚,開始嶄露頭角,但不算特別明顯,而且也沒有進入曹魏政權的核心圈。

曹睿駕崩后,少帝曹芳繼位。因為曹芳年幼,由司馬懿和大司馬曹爽共同輔政。曹爽對司馬懿,顯然是沒有好感的。曹爽想辦法架空司馬懿,并打擊司馬家族。終于曹爽大權獨攬,連司馬懿都得避其鋒芒,稱病避禍,司馬孚也更別提了。司馬懿韜光養晦,蟄伏十年后,趁著曹爽陪同曹芳到城外祭祀魏明帝的時機,發動高平陵之變,一舉拿下曹爽,滅曹爽三族,徹底翻盤。在這場高平陵之變當中,司馬孚扮演了積極角色,和侄子司馬師扼守司馬門,控制京師,是政變成功的關鍵因素之一。

高平陵之變后,司馬家族徹底控制了曹魏。沒過兩年司馬懿去世,司馬懿的長子司馬師掌權。司馬孚對叔叔司馬孚,也非常尊敬,讓他擔任重要官職,司馬孚開始進入權力核心。不過,司馬孚不是個有野心的人,并沒有摻和司馬師篡權的那些事,包括后來司馬昭篡權,他也基本沒介入。司馬師廢掉曹芳,立曹髦為帝。司馬孚沒有支持,當然也不可能反對。

后來,司馬師在壽春平叛時,死在了軍中。司馬師的弟弟司馬昭接棒,繼續掏空曹魏。司馬昭搞了一系列動作,如逼曹髦封他為晉公,給他加九錫等等。都是奔著皇帝寶座去的。他的所作所為,引起了曹髦的強烈不滿。但是權力都在司馬昭手里,曹髦也無可奈何。眼看著司馬昭就要成為晉朝的開國之君,曹髦忍無可忍,孤注一擲,喊出了那句“司馬昭之心,路人皆知”,然后率領自己的仆從,討伐司馬昭。

u=1438805261,725752086&fm=26&gp=0_副本.jpg

雙方實力懸殊,結局當然不用多問了。司馬昭的心腹賈充指使太子舍人濟,用長矛戳死了曹髦。這個20歲的年輕皇帝,就這樣被當眾弒殺。每次讀到這段歷史,我總是忍不住扼腕嘆息。一代雄主曹孟德,他的子孫后代,居然死得這么憋屈。曹孟德若是在天有靈,該作何感想?曹髦遇害以后,文武百官懾于司馬昭的淫威,都不敢給曹髦收尸,只敢遠遠地觀望。司馬孚聞訊后,立刻趕過去,抱著曹髦的尸體痛哭流涕,說曹髦被殺,是他司馬孚的罪過,他沒保護好皇上。還要求追究肇事者的責任。

司馬孚當然不可能追究司馬昭的責任,司馬昭也不打算追究賈充的責任,于是只好犧牲成濟了,成濟被夷三族。曹髦死了也不安寧。司馬昭威逼郭太后下旨,把曹髦說得非常不堪,廢曹髦為庶人,剝奪他皇帝尊號,并準備以平民禮下葬。司馬孚給郭太后上表,堅持要求以王禮安葬曹髦。司馬昭也跟著上表,同意司馬孚的意見。曹髦終于以王禮下葬。不過非常寒酸。

處理完曹髦的身后事以后,司馬孚就漸漸退出朝堂,不問政事。司馬昭也另立曹奐為帝,司馬昭也從晉公升為晉王。后來司馬昭死了,他的長子司馬炎繼承晉王之位,接著逼迫曹奐禪位于自己,曹魏政權宣告滅亡。經過兩代三人的努力,司馬家終于將曹魏變成了司馬晉。

u=1614399271,3117389541&fm=26&gp=0_副本.jpg

司馬炎安排曹奐暫時住到洛陽西北郊的金墉城,曹奐在離開宮室,遷居金墉城時,司馬孚前來拜別。司馬孚握著曹奐的手,悲不自勝,老淚縱橫,說自己到死都是大魏的純臣。有人說司馬孚是在作秀,我倒不這么覺得。他見證了曹魏從搖籃到墳墓的全過程,他送走了曹魏前三任文成武德的統治者,又目睹了曹魏后三位傀儡皇帝的屈辱人生。他內心一定特別傷感,他對曹魏是有感情的。

晉朝建立以后,司馬孚被封為安平王,食邑萬戶,官拜太宰、都督中外諸軍事。司馬炎也對司馬孚禮遇又加,在司馬孚面前,司馬炎執晚輩禮,還給予他各種豐厚的賞賜和高規格待遇。然而,司馬孚并沒有表現出欣喜,反而有憂慮之色。

那時的司馬孚已經年過九十了,垂垂老矣。他哥哥死了,他還活著。他兩個侄子死了,他依舊活著。他是司馬家族最高壽的人。在魏晉那樣的亂世,活得越久越痛苦。他經歷了人世間所有的滄桑,看過了人世間所有的悲歡。終于有一天,九十三歲的司馬孚駕鶴西去。

他留下遺囑,“有魏貞士河內溫縣司馬孚,字叔達。不伊不周,不夷不惠,立身行道,始終若一。當以素棺單槨,殮以時服”。這個見證了魏國從誕生到滅亡全過程的老者,這個在西晉地位尊崇、寵命優渥的王爺,這個西晉開國皇帝的爺爺輩的老人,在魏國已經滅亡了八年之后,到死仍然以魏臣自居。

u=24269559,2742217309&fm=26&gp=0_副本.jpg

人性是復雜的,特別是亂世。不能簡單地用是非善惡,評價一個人。司馬孚是大魏的忠臣嗎?似乎談不上,看看他在高平陵之變中的表現就知道了。司馬孚是惺惺作態的影帝嗎?似乎也談不上,他送別曹奐時當然是真情流露的表現。魏晉亂世,要想安身立命,不是件容易的事,有太多的身不由己。

每個人的命運,和家族緊密相連,個人無法掌控自己的命運。司馬孚不是圣人,他只是個在亂世中力求自保的人。盡管他同情曹魏,他也不能、也不可能和司馬家族決裂,去保衛曹魏政權。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盡量不害人。

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

11选五开奖云南